四维玫瑰

你哔哔你马,朕准你说话了吗

燃烧梦境时遗漏的灰烬

我沉没在柔软的梦境里,整个世界陪我陷落,海水倒流入干枯的谷底,四周的空气被皮肤的热度融化成滚烫的水,淌过他的眼角坠入床单褶皱形成的裂痕。他的声音是甜腻的蒸汽,包裹住我们形成最小的热力环流。

终于他放弃逼迫自己酝酿爱意赋予幻象,打破玻璃护罩后与他空洞的双眼对视,他亲手推翻自己塑造的神像,可一切坍塌后他无从审视也不愿回首自己的曾经。

海市蜃楼消弭后他悲哀却又平静地发现,他也不过如此。

浪漫载体

威廉说你欠我的多了去了,慢慢还吧。

刺入昏暗夜色的最底部

他后来迟疑着对我说,Evan仿佛从来没爱过他。深夜里他们吞咽落在彼此睫毛或嘴唇上的月光,醒来又疑心一切不过是幻象。他有时触摸到他最隐秘的颤抖,像灵魂沉入湖底产生共振,可直到最后他才意识到那不过是水面泛起的涟漪。他好像从来不会爱人,不会感知到他如潮水如烈火的浪漫,他只有眼里的水光烫人。

共我渲染悲伤

他每走一步都多融化一分。他变成路上的一滩泥,只有一个僵硬的魂还在向前走去。

“死掉是最困难的事。因为要活过才能去死,我还没——我还不算活过呢。”

平庸作家讣闻见报

本文内容:我就不写

Elizabeth x Christine